燙金的技術【書設計】自由與格式之外──《九歌1O2年散文選、小說選》設計概念

把這篇文章貼到Plurk噗浪
瀏覽:1,429 瀏覽數

Posted on 八月 15, 2014

photo11102
裝幀設計/聶永真(攝影/但以理)

九歌102年散文選 作者: 柯裕棻 出版社:九歌

九歌102年散文選

作為華文文壇的年度重要選集,歷年九歌的文選設計,都希望能呈現兩書之間,彼此相互輝映,卻又各擁清晰輪廓的風格,這是我收到的唯一訊息,然後編輯就讓我自由創作去了。

「散文」與「小說」的概念,不具有絕對森嚴的規範性定義,我想避免具體的視覺呈現,我對於兩本書更妥善的理解,就是讓它們可以從律則裡抽脫出來,傳遞多元和普適性,同時維持兩本選輯的親合關係,又讓差異在兩本書上發生作用。 




九歌102年小說選 作者: 紀大偉 出版社:九歌

九歌102年小說選

關於這兩本書的視覺,「新」跟「意象的前衛性」是另一個要做到的事,好與好看的設計其實容易完成,但是如能跳出格局、以破與立的標準去重塑當下時間點該有的、更酷一點的藝術形式,對選輯裡的作家及作品會更具意義。

圖像構成上,「散文」與「小說」被獨立拉出來做字,以一個明快乾淨的結構。脫掉字義上的古典氣質聯想或明體國文感,把文字造形捏上新的臉與骨,使其成為具識別度且醒目的視覺訊息,在官能上讓看到書的人一眼記住它們。



photo11131

photo11129
考量紙張尺寸調配及適度性,書腰拼版使用海德堡二軸燙金機、書衣燙印使用傳統燙金搖擺機。圖左為師傅正於搖擺機進行對位測試,圖右為散文選的燙金模板(圖/聶永真提供)

photo11114
重新設計的「散文」與「小說」字形,將訊息極度簡化及強化,是九歌102文選的最重要視覺識別(攝影/但以理)

在書衣上散落的塊狀燙金,是書頁裡長長短短文字塊的抽象形,部分文字刻意被燙金壓到,比喻文學創作的自由、典範挑戰及無定則。書衣上另用特別色的藍和綠的幾何圖像,分別代表「散文」與「小說」這兩個文體的內核(cores),平面空間裡不同的燙金分佈,則傳播兩個文體可以延展出來的不同體現和展示策略,即是各篇選錄篇章開啟的可能性。這些被收錄的篇章,都在兩個文體之中,維繫同一個維度,不斷去試去逼近,去抵禦或是試探「散文」與「小說」的原型。

photo11110
特別色塊及散落燙金塊的組合,疊合書衣上的「散文」與「小說」字形,印於90薄透但韌挺的大亞雪柔紙上,致翻動紙面時的感覺明快。(攝影/但以理)

photo11104
特別色塊及散落燙金塊的組合,疊合書衣上的「散文」與「小說」字形,印於90薄透但韌挺的大亞雪柔紙上,致翻動紙面時的感覺明快。(攝影/但以理)


內封絹印的藍與綠特別色(內核),與書衣上的位置不同,一個對於小說或散文更周全的理解,可以讓它們具備游離的能動性,不該是被架在非此即彼的絕對值裡,也非一個精確的座標。它們的具體實踐,往往更是躍動的、離心的,且容許偏離,容許抽換於各種不同的向度中,「意外」被小心翼翼地設計在「格式之外」。

photo11111
內封使用赤牛皮紙卡,藉色調輕重的轉移,讓讀者從書衣進入至內封時的節奏因對比而讓層次豐富(攝影/但以理)

photo11105

photo11106
呼應書衣上的藍綠色塊(文體的內核),兩版內封上的特別色絹印(攝影/但以理)


我想藉這些清晰、抽象而簡單的形象去互文「散文」與「小說」新的封面樣貌與可能性。一起看見兩種文類的美麗與可愛,讓更多人喜歡及想要喜歡。

九歌102年散文選 作者: 柯裕棻 出版社:九歌
九歌102年散文選
九歌102年小說選 作者: 紀大偉 出版社:九歌九歌102年小說選

發表迴響


All rights reserved. Powered by 依據YouTube 內容版權